當前位置: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果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刑法 > 正文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信息:愛情謀殺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果 www.kkuwu.com 來源:UC論文網2019-04-05 15:25

摘要:

  [一]江小瑜咽下最后一口冰淇淋,最后一次確認:你真的決定了,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忙不迭地點頭:一定一定肯定肯定?! K。江小瑜打了個清脆的響指:那么,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他很親熱地拍拍我的肩膀:誰叫咱們是那么好的哥們兒呢?他換上一臉壞笑,很親熱地叫:荻荻……  我很不客氣地在他頭上敲了個栗暴:大熱的天,你想要我感冒呀?看看看看,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江小瑜摸著頭,很嚴肅地看著我:現在,我們...

  [一]江小瑜咽下最后一口冰淇淋,最后一次確認:你真的決定了,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忙不迭地點頭:一定一定肯定肯定。


  OK。江小瑜打了個清脆的響指:那么,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他很親熱地拍拍我的肩膀:誰叫咱們是那么好的哥們兒呢?他換上一臉壞笑,很親熱地叫:荻荻……


  我很不客氣地在他頭上敲了個栗暴:大熱的天,你想要我感冒呀?看看看看,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江小瑜摸著頭,很嚴肅地看著我:現在,我們的“刺秦”計劃正式開始!


  不要那么難聽好不好?什么刺秦?我只是想讓他喜歡我,又不是讓他……


  江小瑜已經站起來,大踏步地走過去:反正,刺他也好,讓他拜倒到你的石榴裙下也罷,他都――死定了!


  [二]


  我從進學校見到秦朗的第一天起就喜歡上他了,我可以不上所有人的課,但是我從沒有逃過他的課,甚至連遲到也不曾有過。我每次都坐在第一排,看著他在黑板前揮灑自如。其實正如江小瑜說的那樣“秦朗有什么好,仔細看看,眼角都有皺紋了!”可我就是喜歡,我倒覺得男人有了皺紋更有魅力呢。


  江小瑜打斷我:他可是我們的教授,怎么也有三十幾歲了,說不定早就老婆一個孩子一幫呢。


  才不是呢,我早打聽了,他剛剛30歲,比我大11歲,未婚,在翡翠城有一套三居室,無不良嗜好。


  江小瑜就垂下眼皮:豬,你總是這樣,太傷我的心了。為什么你不回頭看看我?


  豬你個頭呀,拜托把我的全名叫出來――朱荻?;褂醒?,馬上幫我拿到關于秦朗的所有資料,當然了,不是我不能,而是我是女生,總要有些矜持,端端架子?;褂?,你不是說大話夸???,說和秦朗是怎么怎么熟識嗎?


  [三]


  我就知道什么事交給江小瑜就一定放一百二十個心,傍晚時分,他就拿到了所有秦朗的資料,包括他有幾雙運動鞋,穿什么樣的襯衣搭配的領帶顏色,甚至,在報告的最后一行,江小瑜用了很大的紅字寫道:內褲,10條,顏色:兩條紅色,三條黃色,三條黑色,兩條淺灰色帶白色條紋。


  我的手指很不客氣地戳上他的腦門:笨呀你,我是要你搜集他的星座呀血型呀愛好呀習慣呀等等,你給我說這些……人家會不好意思的。


  江小瑜撇撇嘴,冷笑:怕你心里喜歡得要瘋掉吧。豬,其實從這些文字也能看出很多信息的呀,比如,內褲顏色,你從中就能讀到大量信息,從而改變你的穿衣習慣,還有這個,三雙運動鞋,說明他喜歡運動,你從此就得變得勤快一些,每天跑跑步呀做做健身操呀,也許他能覺得你與他志同道合,從而有所傾慕也說不定呀?;褂小?/p>


  我小心翼翼地把紙條疊好放在口袋里,拉起江小瑜說,現在,你要陪我去買運動鞋,還有,我要買紅色的黃色的黑色的裙子各一條!


  [四]


  星期一的時候我穿紅裙子上課,于是秦朗在提問的時候第一次沒有用花名冊,他指著我說:那位紅衣服的同學,你來回答。


  星期二的時候,我換了黃裙子,于是秦朗花了整整一節課的時間用來講色彩的搭配。他看著我,嘴角有一抹微笑:這位黃同學,不可否認你的裙子很漂亮,但是,很明顯,它與你的唇彩顏色不協調。


  星期三的時候,我穿了黑色的長裙,都說黑色是永遠的流行色,我倒看看秦朗能說些什么。他果然什么也沒說,只是下課的時候,他突然說:顏色對于人的視覺是一種很直接的刺激,有的顏色令人感覺舒緩,有的顏色令人感覺緊張,而有的顏色令人感覺抑郁。他的目光不客氣地又盯上了我:朱荻是嗎?你的身材不適合穿深顏色的衣服,還有,黑色讓人感覺沉重。


  我很沮喪地坐在操場跑道邊的看臺上,江小瑜也在,我知道他已經笑到肚子疼,好半晌,他才竭力把未完的笑吞回去:豬,不要難過嘛,只要動腦筋,想辦法,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絕妙好計呢?


  [五]


  江小瑜果然聰明,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這樣的辦法。江小瑜對我說,秦朗已經同意他住在他那套大房子里。江小瑜說,這樣我可以隨時向你報告他的一切啦!


  我根本不會懷疑江小瑜的口才,我相信他有這樣的魅力讓秦朗接受他收留他。


  第一天的時候,江小瑜拿了整整三大張紙來找我,上面寫滿了字:7月15日,晚上7點半秦朗回家,他煮了很好吃的八寶粥來喝,他很熱情地邀請我喝,我沒喝。八點半,他看電視,原來他很喜歡看韓劇,他看的劇目是《宮》,十點,他沒洗臉也沒洗腳就上床睡覺了。


  我抬起頭,看著江小瑜:怎么,他睡覺前不洗臉也不洗腳的?你是不是騙我?在我面前敗壞他的形象?


  江小瑜就很無辜地望著我:豬,用人不疑的呀,現在你認真想一想,為什么他喜歡用香水?我想,是不是用來遮蓋身上的某些味道呢?


  這么一想,好像,也對。


  第二天,江小瑜向我報告說:豬,知道嗎?昨天我收拾房間的時候,在他的床鋪下發現了整整三條內褲,都沒有洗耶!還有,他有不好的習慣的,昨天他看電視的時候摳腳丫子,然后就拿了餅干來吃。你真的喜歡這樣的人?其實我很講究衛生的,飯前便后都洗手。


  我在他胸口狠狠地擂了一下: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騙我,秦朗根本不會那么邋遢的。


  沒想到江小瑜拿出自己的手機,他指著上面的圖片說:我就知道你不相信,喏,你看,我趁他不注意,把他的動作還有表情都拍下來了。


  手機上,秦朗正用很夸張的動作摸著腳丫。


  第三天,我在操場上足足等了江小瑜半小時,他才姍姍來遲,一見我的面就把手機遞給我:這次我不給你說了,你自己看,眼見為實。


  手機里有秦朗光著膀子在房間里打游戲的照片,有張大嘴巴啃西瓜的照片,剪鼻毛的照片,甚至,江小瑜還錄下了秦朗吃飯吧唧嘴、睡覺打呼嚕的聲音。


  我意興闌珊地把手機還給江小瑜:你撤退吧。


  怎么?饒他一命啦?不刺秦啦?


  算了,他在我心里已經死啦。


  [六]


  兩個月后,我早就已經成了江小瑜的女朋友了,其實通過前段時間的頻繁接觸,他的優點還是很多的?;故撬檔畝?,我干嘛放著身邊那么好的人不要呢?況且,他長得很像《浪漫滿屋》里的RAIN呢,走在一起,看著滿街女孩子投來驚艷還有嫉妒的目光,滿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虛榮心也是好的。


  我沒有想到會在丹尼斯遇到秦朗,那時我正不亦樂乎地啃著一根烤玉米,江小瑜和他打招呼的時候,我幾乎噎到了,我甚至在最初的五秒里想到的是如何不讓他看到我如此狼狽的一面。五秒鐘后我便釋然了,我為什么要感到羞愧?他是那么邋遢的人,他應該比我更羞愧才是。


  所以,我就很為站在秦朗身后的那位楚楚動人的姑娘感到不平了,她配他,太可惜了。見義勇為的熱情一下子高漲起來,趁著江小瑜和秦朗在一起親熱地說話的時候,我拉著她走到一邊:


  你,是秦教授的女朋友?


  對呀。


  那有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其實秦教授很……我想了半天,才想出“不修邊幅”這個詞,畢竟,他是我的老師,怎么也得給他留點尊嚴吧。


  我結結巴巴地告訴她所有關于秦朗的一切,包括他的摳完腳丫吃餅干睡覺打帶著尖尖哨音的呼嚕吃飯吧唧嘴。她笑得前仰后合。末了,她盯著我看:你很喜歡江小瑜,是不是?


  我認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說“是”。


  那么,你能容忍他對你的欺騙嗎?


  [七]


  我悲壯肅穆的神色一定嚇壞江小瑜了,他有足足二十分鐘沒敢說話。他低下頭摳自己的手指甲,時不時從眼角覷我一眼。我叉著腰站在他面前,等著他對我作一個交待。


  為什么騙我?


  沒騙你。真的。


  秦朗明明是很愛干凈很有品位睡覺也不打呼嚕還做得一手好飯的,可是,你把人家描述得那么不堪,不管,你賠我。你――賠我的初戀!


  你還很喜歡他,是不是?江小瑜慢慢地問了一句。我想了想,其實也不是,只是,只是誰叫他騙我來著?看著我沉默,江小瑜分明難過了,但什么都沒有說,慢慢地走了,任憑我在身后如何大叫。


  整整一個星期,該死的小瑜都沒有跟我聯系。我失魂落魄地倚在窗后,看著變得通紅的楓樹,感覺好像過了一生一世那么漫長。


  秦朗在門外喊我的名字時,我還以為聽錯了,我趿拉著那雙爛了一角的拖鞋走出去,秦朗的眼里滿是笑意:小瑜果然沒有看錯人。素面朝天也能這么動人。什么時候做我的模特吧。


  他說:其實,我是小瑜的舅舅。


  我一下子愣在那兒。秦朗笑著說,知道嗎,當小瑜和我說起你的“刺秦”計劃時,我簡直是又好氣又好笑。我看得出他很喜歡你。所以我配合他把你的“刺秦”計劃變成了“殺朱”計劃。哦,對不起,這個“朱”是朱砂的“朱”,不是肥豬的“豬”。


  我早就無暇計較到底是哪個“豬”了,我聽到自己急切的聲音:他現在在哪?


  [八]


  我找到江小瑜的時候,他正小心翼翼地刷那片楓葉,他身邊的垃圾筒里扔滿了爛掉的樹葉。我搖搖他的胳膊。他看了我一眼,繼續搗。


  我問他在做什么。


  做書簽呀,我舅舅教我的,把楓葉的葉肉刷掉,只剩下葉脈,是很漂亮的書簽呢,我想做好了就送給你。江小瑜垂下頭:豬,你還生氣嗎?我錯了??墑俏也桓葉閱闥檔狼傅幕?。


  我惡狠狠地望著他:哼,你都敢殺豬了,還有什么不敢的?江小瑜的臉一下子紅了:你都知道了?


  說吧,現在殺豬進行到哪個地步了?剝了皮剔了骨了吧?


  江小瑜看著我,嘆了口氣:“其實殺就是愛啊,比如你,愛秦才會刺秦。愛了才會想方設法不顧一切不計后果心甘情愿……”


  江小瑜還未表白完,手機響了,秦朗的聲音傳來:小瑜,你手機上的那些敗壞我名譽的照片刪了沒有?如果給你未來的小舅媽看到,我跟你沒完!


核心期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