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果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刑法 > 正文

广西快乐双彩78期:古代謀殺懸案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果 www.kkuwu.com 來源:UC論文網2019-04-05 15:31

摘要:

  [編者語]秘魯北部的沙漠里,考古學家正在美洲歷史上最大的金字塔遺址內發掘人類骸骨。死者都是躺在地上,雙手、雙腳張開,骸骨身首異處,手指和手臂不知去向,雖然經過了1500年,這些殘缺不全的骸骨仍然像剛剛遇難的兇案死者,腦袋被利刀劈開,變成碎片或者是破了一個大洞,還有人被割斷喉嚨或者被斬首……這些帶著不祥意味的骸骨留給人們一系列的問號――這些被虐殺的受害者到底是誰?行兇者又是誰?動機何在?為什么會...

  [編者語]秘魯北部的沙漠里,考古學家正在美洲歷史上最大的金字塔遺址內發掘人類骸骨。死者都是躺在地上,雙手、雙腳張開,骸骨身首異處,手指和手臂不知去向,雖然經過了1500年,這些殘缺不全的骸骨仍然像剛剛遇難的兇案死者,腦袋被利刀劈開,變成碎片或者是破了一個大洞,還有人被割斷喉嚨或者被斬首……這些帶著不祥意味的骸骨留給人們一系列的問號――這些被虐殺的受害者到底是誰?行兇者又是誰?動機何在?為什么會在秘魯的古跡月亮金字塔被殺?


  被遺忘的國度


  大約2000年以前,一群優秀卓越的人統治了秘魯北岸,考古學家用流經這片古代腹地的河流為他們命名,稱他們為莫奇卡人。莫奇卡人是灌溉專家,他們懂得利用從安第斯山脈流下的河水灌溉土地。這里是世界上最富庶的地區之一,因為北岸幾乎從來不下雨,所以這里的泥土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和養分。此外,這里的海洋資源也十分豐富,毗鄰秘魯海岸的太平洋盛產魚類,有超過800種魚,莫奇卡出土的陶器告訴我們,古代莫奇卡漁民已經懂得支取這用之不盡的海洋資源。


  公元6世紀,在不足600公里長、800公里寬的秘魯沿海地帶就居住了超過十萬人。工匠們用泥土制成土磚,建造了南美洲最大的泥磚金字塔。多年來,研究莫奇卡歷史的專家猜測:只有位高權重的統治者才能興建這么偉大的工程,但他們找不到這位統治者曾經存在的證據。


  1987年2月16日,秘魯警方在奇克拉約市附近拘捕了一伙盜墓賊。當晚,秘魯考古學家沃爾特?阿爾瓦接到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電話,警長打電話說有一些很重要的東西要給他看。當時阿爾瓦得了重感冒,還在發燒,就說明天再去,警長卻說:“你來后就會忘記一切的病痛!”


  阿爾瓦到達警察局時,展現在他眼前的是手工精巧的金幣和銀幣,這些文物是盜墓者從該市東南西潘村附近的泥磚金字塔里挖掘出來的。阿爾瓦意識到這非比尋常,因為這些古幣從未出現過。


  在警衛的?;は?,阿爾瓦和他的學生開始挖掘西潘墓地。他們的發現舉世震驚,原來埋藏在西潘土丘下的是一個保存完好的墳墓,里面裝滿了耀眼的金銀珠寶和罕見的寶藏,是美洲歷史上陪葬品最多的古墓。不過,最重要的發現還是埋在這個墳墓里的死者,他去世時大約40歲,在公元300年左右,歷史學家稱他為西潘王。秘魯天主教大學的卡斯特羅教授說:“西潘王的墳墓跟我們在其他地方發現的不同,從隨葬品可以看出,他可以說被奉若神明?!?/p>


  像研究古埃及社會一樣,人們剛開始并不知道有法老存在,直到發現了圖坦卡門法老的陵墓,人們才知道古埃及曾經有過這么風光繁華的年代。西潘王的陵墓集權力與財力于一身,人們從來沒想過,哥倫布發現美洲的秘魯社會是這樣的繁盛。


  神秘人像


  西潘陵墓不但帶來了驚人的發現,也揭露了莫奇卡文化丑陋的一面。在發現的藝術品中,有些圓形陶瓶上的圖案令人眼花繚亂,看起來像一堆雜亂無章的線條。然而,當研究人員把它鋪平時,雜亂無章地圖案立即變成充滿神秘感的畫面,最奇怪的就是三個不知名的人像。在沒弄清他們的身份前,我們暫且用人像甲、人像乙和人像丙來命名。人像甲是個武士,他的衣飾十分復雜精美,他經常拿著一個高腳酒杯;人像乙是一個半人半鳥的生物,衣著也很考究;人像丙是一個女人,她穿著長裙,結著辮子,戴著有流蘇的頭飾。在這三個人像下坐著的是囚犯,他們赤身露體,雙手被綁在背后,一些或人或獸的生物正用刀割斷他們的喉嚨,然后用高腳杯接著他們流淌的血。


  這些圖畫描繪的似乎是以人作為獻祭的場面,圖畫里還有一些行徑像人的貓和半人半鴨或半人半狐的人物,但是考古學家懷疑那些古怪的人物是虛構的,可能是莫奇卡人想像中天堂里的情景。15年來人們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直到1987年的夏天。那個夏天,克里斯托弗?唐南在參觀西潘王陵墓的挖掘現場。有一天,阿爾瓦挖掘出一件古物,是死者右手握著的權杖,它們用黃金鍛造,手柄是銀制的。令人驚奇的是,它像極了莫奇卡藝術品中人像甲手中的權杖。唐南當時呆住了,然后把阿爾瓦拉到一旁,對他說:“你也許不相信,但我猜,我知道你挖掘的墳墓是屬于誰的了?!?/p>


  隨后的幾個星期,阿爾瓦的工作小組又發掘出一些手工精細的裝飾品,式樣跟神秘人像甲身上佩戴的完全一樣,不過人像甲還戴著一個很大的月牙形頭飾,腰間系著名為后罩的月牙形裝飾品。幾個月中,他們慢慢地挖掘這個陵墓,仔細地審視每一件出土文物,當他們小心地抬起那具成年男子的骸骨時,發現月牙形的頭飾和作為盔甲的后罩就在下面。現在,我們已經十分肯定他的身份了,他就是人像甲,或許圖畫里描述的情景是真的。


  一年后,阿爾瓦小組又在月亮金字塔的平臺深處發現了一個未經發掘、埋有大量陪葬品的墳墓。埋在里面的是一個富翁,他就是人像乙,也就是莫奇卡圖畫里負責主持儀式的貓頭鷹人。他右手握著和畫里相同的杯子,戴著像貓頭鷹那樣的冠冕,把盛有獻祭之血的杯子遞給西潘王。


  三個人中的兩個都發現了,但是人像丙又在哪里呢?


  1991年,唐南和秘魯考古學家盧斯?卡斯蒂略開始發掘圣何塞德莫羅附近的考古地點,那是位于西潘以南48公里外的村落。他們在距地面8.5米地下發現了一個墳墓,這是美洲有史以來陪葬品最豐富的女性墳墓。死者戴著像人像丙一樣的流蘇頭飾,她身旁還有一個高腳酒杯,這一切都不可置疑的說明她就是人像丙。


  現在三個人像的身份終于弄清楚了:人像甲為武士祭司,人像乙為鳥祭司,而人像丙則為女祭司,他們是主持獻祭儀式的三個主要人物。一切都非常吻合,考古發現和圖案簡直配合得天衣無縫。


  西潘和圣何塞德莫羅的驚人發現證明,莫奇卡的藝術品反映了生活的實況,莫奇卡人真的以活人作獻祭。但是考古學家還沒找到重要證據,如果莫奇卡人真的以活人作獻祭,那么受害者在哪里呢?


  “祭禮劇場”


  加拿大的考古學家史蒂夫?布格受一個奇怪的場面的啟發,開始尋找祭禮受害者。不少莫奇卡古瓶都描繪了這樣的場面:一些尸體堆在高山頂上,一些則伸開四肢躺在山腳,還有一些人竟然能不受地心引力的影響,坐在幾乎垂直的山坡上。這些人似乎在觀看將人從山頂推下、摔死在山腳下的獻祭表演,這樣的場面會像先前的神秘人像一樣成為事實嗎?


  布格把目光投向特魯希略市附近的地方,那里有美洲最大的泥磚建筑物――太陽金字塔,在太陽金字塔東面1000多米的地方,就是位于山勢險要白山山腳下的月亮金字塔。1990年,布格攀上白山的峭壁,尋找舉行祭禮的場地。終于,他在1000多米的高山上找到了一塊經過人工擴大的石壁,這個地方非常光滑,底部也被人用石塊兒打磨過。布格認為這里就是祭禮參加者的座位,就像藝術品所描繪的一樣,祭司和參加者都坐在山坡上凹入的地方,觀看作為祭品的受害者被從山頂的平臺推下來,布格形象地稱之為“祭禮劇場”。


  布格希望從這里找到受害者的骸骨,但一無所獲,也許落在光禿禿的山上的骸骨早就風化分解或者被野鳥吃掉了。


  考古學需要證據。布格開始從月亮金字塔上面的廣場3A尋找答案。果然,三星期內他們在這里找到了大量人類骸骨。實際上,用“人類骸骨”一詞并不足以描繪廣場3A所展現的恐怖事實。工作小組總共發現70具骸骨,全部都是被殘忍屠殺的。他們是否就是祭禮的受害者呢?殺害他們的人又是誰?


  布格求助于他的朋友骨骼專家約翰?維拉諾。經過初步分析,約翰認為這些死者并不是死于自然原因,他們張開手腳,頭部扭曲,看起來就像大屠殺的場面。所有受害者都是男性,年輕的只有十幾歲,年長的接近40歲,不少死者的手臂骨和顱骨都有骨折愈合的痕跡,這意味著死者生前飽受肉體折磨。莫奇卡藝術品中有描繪獻祭者喉嚨被割斷的場面,而在檢查骸骨時很快就發現了刀割的痕跡,這些刀痕深入喉嚨,割斷了幾乎所有重要的頸部器官,甚至在骨頭上留下了痕跡,想必受害者當時一定是血如泉涌。其他的發現更令人震驚,死者頭部被鈍器擊中,后顱骨被打出一個大洞。這是怎樣的酷刑??!


  1996年,考古人員在廣場3A挖掘一個男人的墳墓時,發現了一個錘形木棍,錘的前端被火燒過,上面還留有發黑的血跡,這也許就是劊子手用來行刑的鈍器。


  然而正如大多數偉大的發現一樣,月亮金字塔的發現只會掀起更多的疑問,散布在廣場3A的除了骸骨外,還有幾百塊兒人像陶瓷碎片??醋琶闈科雌鵠吹?500年前的陶瓷人像,考古學家不禁推想,這些會是受害的面孔嗎?


  因為莫奇卡人沒有文字,唐南花了幾年時間研究莫奇卡人像,他發現莫奇卡人是以族人而不是敵人獻祭。在祭神時節,健壯的武士通過決斗決定生死。頭飾被打落在地就意味著將成為神的祭品。令人奇怪的是,支持這種說法的證據居然來自現代,住在安第斯山脈高處的村民,每到播種時節都會舉行格斗,兩村男子斗毆擲石,揮動綁著螺絲帽的鞭子相互抽打。每年都會有一兩個人因重傷而死,但村民們并未覺得不安,死者的父母還因此被視為部族福祉而自我犧牲的英雄。


  吃人的部族


  1995年,考古學家在廣場3A又有驚人發現。工作人員發現了許多脊骨上布滿細小刀痕的骸骨,這些刀痕意味著受害者遭到殘忍屠殺后,又被人用刀將肉細細地割下。受害者的尸體難道被吃掉了嗎?


  其實,在美洲,活人獻祭和吃人的關系十分密切,祭司和武士通常吃掉死者的心臟,而將四肢扔到金字塔下給群眾吃,軀干則被運到動物園作飼料。但莫奇卡人并不只是吃人那么簡單,他們的情況跟其他食人族不同,后者通常把尸體肢解后才吃,而我們發現的是完整的骸骨,只是肌肉被割去了。這使人聯想到莫奇卡繪畫中骷髏手牽手跳舞和奏樂的情景,我們可以想像,莫奇卡人在月亮金字塔里舉行慶祝勝利的宴會,他們把俘虜的肉割下,直到只剩下一副骸骨,然后把骸骨放在餐桌附近,擺出彈奏樂器或跳舞的樣子,又或者是吊在屋頂的椽木上……從骸骨的情況推測,這是不難想像的畫面,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在月亮金字塔里被屠殺的人是誰,但是我們可以推測個中原因。地質學家的勘探表明,秘魯北岸曾多次受到“厄爾尼諾”的侵襲?!岸蚨崤怠鋇淖置嬉饉際腔街?,因為它通常在圣誕節出現。大約在公元600年,“厄爾尼諾”的頻繁出現使莫奇卡人的生存環境突變,人們把族人最珍貴的鮮血獻給祖先,祈求來年能夠風調雨順,然而一批批死去的人并未換來祖先的降恩。經過多次大災難后,莫奇卡人又勉強生存了200年。到了公元800元,莫奇卡人似乎又遭到滅頂之災,從此,西潘王朝就徹底從地球上消失了。


  今天,考古學家努力重視莫奇卡人的昔日輝煌,但我們對他們的認識仍然微乎其微。也許他們會繼續蒙上這層神秘的面紗,而我們只能感嘆他們的偉大成就,敬畏他們盛大的權力和震驚于他們對血祭的虔誠。作者:韓中心

核心期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