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果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行政法 > 正文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行政法學泰斗王名揚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果 www.kkuwu.com 來源:UC論文網2019-04-17 11:12

摘要:

  王名揚當代著名行政法學家。1916年生于湖南衡陽縣。1937年考入武漢大學攻讀法學,1940年考入(重慶)國立中央大學,師從當時的行政法學權威張匯文攻讀行政學和行政法學碩士學位。1943年獲得學位,并于武漢大學法律系任行政法學講師。1983年重回中國政法大學任教,并于2006年獲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成就獎”?! 〗饕源宋南贅?008年11月6日離我們遠去的――  行政法學泰斗王名揚  作者:張...

  王名揚當代著名行政法學家。1916年生于湖南衡陽縣。1937年考入武漢大學攻讀法學,1940年考入(重慶)國立中央大學,師從當時的行政法學權威張匯文攻讀行政學和行政法學碩士學位。1943年獲得學位,并于武漢大學法律系任行政法學講師。1983年重回中國政法大學任教,并于2006年獲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成就獎”。


  謹以此文獻給于2008年11月6日離我們遠去的――


  行政法學泰斗王名揚


  作者:張偉,張雪


  這是2008年初一個朔冬的上午,當隨手輕掩房門,將刮面刺喉的北京寒流拒于門外時,我們終于到達了今天的目的地――惠新里的一套老式樸素的寓所。


  對面安詳坐在手扶椅上的老人,就是我們今天要拜訪的行政法學泰斗王名揚先生。我并非先生的弟子,沒有接受耳提面命的機會,也非攻讀行政法專業的學子,故無法更多從學術的角度考察先生深邃的思想。和大多數人一樣,我是通過先生的作品認識先生的。那時曾因寫一篇關于法國法方面的文章,手頭上收集了七八種資料,但細細閱讀推敲時,竟發現無一不是參考了先生的《法國行政法》。


  采訪前夕,師母孫景岐老師表示,由于年齡原因,先生現在只能使用紙筆交流。而今天我們圍在先生的膝下時,病魔已經剝奪了先生這點僅剩的權利。對于我們的到來,先生露出了一絲禮儀性的微笑,這或許是目前先生的體力允許他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了。隨即,先生又陷入了他那寂寥的無聲世界……


  蓄勢,十年一劍


  王名揚出生在軍閥割據、世事動蕩的民國初年。王家祖輩是老實巴交的農民,老父親是鄉村教員。家境貧寒的王名揚是在族人的資助下才有了讀書的機會。放牛、打豬草等農活占據了王名揚大部分的時間,從這空隙里擠出的時間里,王名揚如饑似渴地讀著一切可以獲得的書,王名揚的童年就是在這繁重的勞動和緊張的學習中度過的。慶幸的是,這種努力最終還是獲得了回報――初中畢業時,王名揚以全縣第一的成績考入了湘南五中,這意味著畢業后他可以獲得一個體面的教書先生的飯碗,而不必再像祖祖輩輩那樣面朝黃土背朝天了。1936年,王名揚師范畢業,順理成章地成了一名小學教員,但他的志向好像并不限于此。一年后,王名揚考入了武漢大學攻讀法律本科,從此開啟了他或心酸或輝煌的學術人生。


  入學后不久,“盧溝橋事件”爆發,抗日戰爭全面展開,武漢面臨失守淪陷。王名揚和當時許多愛國青年一樣熱血澎湃,正好這個時候國民黨華北抗戰部隊在武漢招政治工作人員,王名揚報了名,隨軍來到了山西靈石一帶,接受了國民黨的政工干部培訓。1938年培訓結束后,王名揚離開山西,此時武漢大學已遷到大后方四川樂山,王名揚幾經輾轉,終于回到了母校繼續學業。


  1940年,王名揚大學畢業,隨即考入(重慶)中央大學,師從當時的行政法權威,留美博士張匯文攻讀行政學和行政法學碩士學位,1943年獲得該學位,并順利在武漢大學法律系執教,但王名揚的志氣似乎也不局限于此。1946年,他又考取了國民黨政府的最后一批公派留學生,從1948年赴法留學,到1958年回歸故國,王名揚在法國整整待了十年??梢運?,這十年改變了他的一生,成為日后歷盡坎坷和學術騰飛的總源頭。


  法國是行政法的母國,法制史學界一般以法國國家參事院的成立作為行政法產生的標志。經過數年行政法博士課程的緊張學習,1955年,在巴黎大學導師埃贊曼的指導下,王名揚完成了其博士論文《公務員的民事責任》,并順利通過了由眾多法國行政法權威組成的答辯組的答辯?;竦貌┦墾灰院?,王名揚再接再厲,又在法國東方語言大學學習了三年俄文和日文。


  此時的王名揚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自己的祖國,可是由于當時中法尚未建交,聽到的消息、看到的報紙多是來自中國臺灣,王名揚對新中國充滿了渴望。時機很快就來了,1956年新中國在法國舉行國際博覽會,王名揚主動擔任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博展團團長李涿之的法語翻譯。日后的回憶中,王名揚一直認為這是他一生中最值得引以為榮的事情。此后,為了進一步向外界宣傳新中國,王名揚還擔任了以在法華僑為主要讀者群的《僑眾》責編,不遺余力地向海外同胞展示新中國真實的面貌。在日內瓦會議上,周恩來總理向海外留學生發出了報效祖國的號召,王名揚積極響應這一號召。1958年在周總理的直接關懷下,王名揚秘密從中國駐瑞士大使館取得護照,只身回到了闊別已久的祖國。在他的行李中,除了一臺半導體收音機以外,其余全部都是厚重的書籍。


  磨煉,浮沉春秋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人生往往會有太多的無奈。1958年王名揚回國后,正趕上“反右”和“教改”,經過“反右”的沖擊,這時的政法界已經缺乏必要的兼容并包精神,排斥一切外國的東西,王名揚的處境可想而知。王名揚剛剛回國時,對國內的局勢并不了解,加之其秉直的個性,所以回國后不久就被人揭發了數條“反動言論”,1960年11月21日,北京政法學院“國家與法”黨支部列舉了王名揚“極其反動”的幾大“罪狀”:一、回國后從未主動交代其國內外社會關系;二、對黨的知識分子政策反抗、抵觸;三、對各種運動抵觸不滿,對政治十分抵觸;四,聽資本主義國家廣播,可能是美國之音,而且聽時將門關上,有人找他也不開門;五、差不多每天吃過晚飯后出去,干什么不清楚,11點才回來;六、對工資待遇級別不滿;七、對黨的各項措施均不滿意;八、暑假中有緊急翻譯任務,領導叫他參加,他說暑假是他的,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辦。


  事實表明,至少在1962年北京政法學院解散前,國內法學教育的政治色彩濃于學術成分,回國后的這段時間里,王名揚并沒有多少研究學術的空間。所以王名揚到來不久即一腔委屈:“我現在感覺非??招?,從前所學的東西,現在很多不能應用了。對于新東西的學習又才開始,程度實在太淺了,情緒上不免伴有青黃不接時期的苦悶?!幣艙捎諶绱?,王名揚才不經意地給人留下了“反動”言論,如“自從胡風事件發生以后,海外許多知識分子引為警惕,像胡風這樣與共產黨有淵源而且‘左傾’的人尚有問題,其他人就不必說了”等等。


  盡管王名揚是留法博士,學富五車,但基于種種原因,回國后,他被分配到了北京政法學院,但并沒有能夠走上法學教育的講臺,反而不得不接受了四年的“洗腦”,意識形態高于一切,洗不好腦的不能教法律?!壩捎諭趺锪舴ㄊ?,受萬惡的資本主義毒害太深”,組織對他的結論是“腦子洗得不好,不能教法律”,隨即,王名揚被調到了北京外貿學院(現對外經貿大學),成了一名法語教員。從此,法語課上多了一名講課妙趣橫生的外語老師,法學教研領域卻少了一位杰出的科研人員。


  “文革”中王名揚被定性為“里通外國”,理由是與法國友人通信。這項罪名讓他失去了十幾個春秋的人身自由,被視為“牛鬼蛇神”關入“牛棚”,多年辛辛苦苦寫就的書稿在動亂中也被付之一炬。1969年,王名揚被下放至河南固始縣和息縣的“五七干?!?,開始了十年的勞動改造生涯。


  當我們向孫景岐老師問起這辛酸的十年時,孫老師講,當時外經貿學院的許多老同志都去河南固始縣“五七干?!繃?,她在1969年的時候曾去探望過王名揚?!拔迤吒尚!憊矣小把!鋇拿?,其實并沒有校舍、老師,更不會開課程,他們在那里成天下地干活。因為家屬到來,組織上將王名揚從集體宿舍搬出來,暫時給他們一間當街的門面房。那段時間,看著王名揚瘦弱單薄的身體在田間地頭奔波,她不禁淚流滿面。但當著王名揚,她依舊微笑著鼓勵說:“再熬一段時間吧,國家不會讓一個博士總擔大糞的?!?/span>


  出山,老驥伏櫪


  1958年王名揚回國被分配在北京政法學院,在填報“工作的可能范圍”一欄時,王名揚填寫道:“資產階級行政法、法學理論、國際法,可以一面準備一面工作;資產階級民法、刑法及憲法,略加準備即可工作;資產階級商法,準備后即可工作?!毖Ч嶂形?,公、私法貫通如斯者實屬罕見。正如孫景岐老師所言,“國家是不會讓一個博士一直擔大糞的”,國家的確沒有忘記王名揚的淵博學識。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國的法制建設百廢待興,62歲的王名揚再次煥發了勃勃的學術生命力。他參加了我國第一部行政法統編教材《行政法概要》的編寫工作。由于當時國內對“行政行為”一章的編寫認識尚淺,王名揚挺身而出承擔了該章節的編寫。


  該書出版以后,中國政法大學熱情邀請王名揚返校任教,當時的王名揚已經由一個年輕的學者變成了兩鬢帶霜的老先生,王名揚婉言謝絕了回去任教的請求。但當聽到前來請王名揚“出山”的應松年教授問“愿不愿意帶出新中國第一屆行政法研究生”時,王名揚幾乎不假思索地答應了,此時王名揚已經67歲了。孫老師回憶這段時間時說:“他這個人在學問上不放松,寫書都是抓緊時間,沒其他事情就坐那邊寫。那時他的精神狀態十分好,每天早上起得很早,穿個單褲跑步鍛煉,冬天也是這樣?!?/span>


  在接下來的12年中,王名揚文思泉涌,老驥伏櫪,以讓所有年輕學者汗顏的速度和不能望其項背的質量,迅速推出了《英國行政法》、《法國行政法》、《美國行政法》。這三部合計近200萬字的巨著奠定了王名揚在中國行政法學界不可比擬的地位,其作品的知名度和引用率可以說明一切。有兩位教授曾對此作過統計。一位是北京大學教授蘇力,他在《從法學著述引證看中國法學》中說,僅僅在1998年至2002年間,王名揚的著作五年合計引證高達494次,這其中著作引證就達491次,在整個中國法學界排名第八位?!八疃嗟慕炭剖樾橢鰲敝?,王名揚的《美國行政法》當之無愧地排在第一位,他引達到194篇;在“他引最多的教科書型著作”前20名的清單中,王名揚的《英國行政法》排在第12位,他引達到104篇。另一位是清華大學教授何海波,他通過自己近日來對王名揚教授在各法學核心刊物上的引用率的統計,證明了在我國行政法領域“王名揚時代”的存在和經久不衰。王名揚像“普羅米修斯”,將行政法治的許多概念(如越權原則、陽光政府、行政救濟、正當法律程序、行政訴訟及聽證等等)和精髓“盜”到中國,從而影響了我國的一代法學人。如果說人的自然生命通過子女來延續,當官的政治生命通過秘書來延續,那么,學者的學術生命則通過自己的學術著作或作品來延續。從這個意義上說,王名揚做到了。


  在2005年2月,陳夏紅訪問王名揚時,王老表示,1985年他作為中國政法大學行政法研究生的導師時,苦于教學材料奇缺,產生了一個個人的學術計劃,即打算在有限的時間里,完成五部行政法學作品,即《英國行政法》、《法國行政法》、《美國行政法》、《比較行政法》和《中國行政法》。但是,時光流逝,“五部作品”的藍圖如今看來已不可能實現。1987年出版《英國行政法》的時候,他71歲;兩年后,又出版《法國行政法》時,他73歲;等到1995年出版《美國行政法》時,他已經是快80歲的人了。原計劃的第四本書《比較行政法》書稿已有四章,但令人痛心的是,王老已離我們遠去了。


  尾聲,幽幽愿憾


  據孫景岐老師介紹,王名揚在1997年不小心摔倒過一次,并引發了腦溢血,搶救過來以后,王名揚身體就一直不好。


  每天早晨9點左右是王老精神最好的時間,我們正趕在這個時候,當時王老看上去雖瘦骨嶙峋,但面目紅潤,腰桿筆直。待我們兩個多鐘頭的訪談接近尾聲時,王老已經體力不支,身體微微向一側傾斜了。我們心疼王老,將他扶到了床上。


  臨行之前,我再次環顧了這套曾產生了一顆學術之星的古樸寓所:簡陋的兩居室套間,水泥地面因經年累月的摩擦而發出白亮光澤,房間略顯狹窄,擺著床、柜等必要家具,唯一能夠證明這間房屋不平凡經歷的是那個書櫥,那也是王老一生最珍愛的財富。如今,書櫥的門把手上已經積了一層薄薄的灰,我猜想,可能再也沒有人去開啟這扇學術之門了?!?/span>


  編輯:孫薇薇


  ◎編者按:芮沐、江平、高銘暄、馬克昌……這一長串新中國法律發展史上閃著熠熠光輝的名字,我們并不陌生。但對于他們或見證、或演繹的中國法學發展史上的點滴故事,你我可能并不熟知。2009年本欄目節錄付梓的《中國法學家訪談錄》,帶您走近特定時代背景下的中國法學家,關注他們的命運和經歷,聆聽他們對新中國法律和法學發展史的親述――正如該書主編華東政法大學何勤華老師所言:“……以自己的學術良心為準則,無所顧忌地、客觀公正地對現代中國這50余年法學發展的歷史作一番系統的梳理,以為學界及其后人留下一點真實的學術積累?!?/span>


  王名揚先生的主要著作為“行政法三部曲”,即《英國行政法》、《美國行政法》、《法國行政法》。三部巨著,累計近200萬字,填補了中國外國行政法研究領域的空白,迅速開啟了學術史上人人稱道的“王名揚時代”?!隊⒐姓ā菲渲薪檣艿摹靶姓ㄔ頡畢衷諞丫晌Ы縉氈楣彩?。書中首次引進的“行政救濟的獨立原則”、“自然公正原則”、“賠償制度”,以及對我國行政復議制度產生深遠影響的“國內行政裁判所制度”,對我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行政立法工作具有積極的指導意義。

核心期刊推薦